泠泠

文笔废,但想写点想写的。

谁套路了我,而我又套路了谁

大宋少年志

韦衙内X薛映X韦衙内

ooc是我的错

 

长安今日无事,街道上熙熙攘攘,风平浪静。七斋的众人也算得了闲,都三两散在院子里。

王宽缓缓跟小景倒着他的墨水,从花朵的习性产地到文化背景,无一不知,无一不晓,收获了小景闪闪亮亮星星眼。

王宽腰背笔直,果断牵起小景的手,认真看着小景,说道,我希望以后可以去你的故乡,听你介绍家乡的美景。

小景心中感动至极,用力点点头。

这边景宽你侬我侬,忒煞情多。

韦衙内这看着心里不是滋味。

本衙内才不在几天,这就进展飞速了?我错过了多少吃瓜的机会啊?

这边看完,转头看看元仲辛和赵简。

衙内真是恨铁不成钢,元仲辛这小子看着还蛮机灵,怎么一到实战就怎么怂?看人家王宽,出手稳住狠,认定了就一条道走下去,情话讲起来都不嘴软,小词一套一套的,啥君子端方慎言,全都抛在渭水河畔了。估计只能指望斋长大人努努力了。

衙内叼了根干草,趴在凉亭的石椅上,左摇右晃,替小元大赵愁心。

衙内正烦心七斋众人的情感发展走向,眼珠一转就看到薛映。

薛映正在一旁练刀,双刀虎虎生风,动作洒脱利落,汗水浸湿后背,单衫贴在身上。

衙内心中感叹,这七斋人人都有了伴,可不能忘记自己的好兄弟。

你问为啥自己没算在单身狗内?

开玩笑!本衙内可是长安最风流倜傥英俊帅气的青年才俊,我爹可是统领禁军的太尉大人,本衙内想要脱离这种生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,这是选择性单身,可跟某个大楞脑袋不一样。

薛映这人沉默寡语,也很少看见他跟除了七斋之外的人走的近,七斋现在都成双成对的,也就本衙内够义气,天天带着这个楞头鹅。

韦衙内干草一丢,撇嘴摇头,叹息道,每天就知道练剑练剑,这哪家的姑娘内受得了他,得让他学会跟姑娘相处,衙内摸摸下巴,计上心来。

傍晚,华灯初上,长安夜市繁华嬉闹,街上来往人员络绎不绝,灯火辉煌,河水映着灯火虚晃摇曳,大大小小的建筑鳞次栉比,而其中最高大引人的当属繁楼。

薛映站在繁楼抱着手,盯着衙内,沉默不言。

韦衙内被盯得心中发毛,呵呵干笑这,一把揽住薛映的肩头,手掌温暖细腻,透过麻衫,温暖肌肤,一股暖意,汩汩流在血脉之中。

少年人有的是劲,比整日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来的强壮的多,薛映斜侧半头,终究也是没有挣脱开来。

韦衙内暗道不妙,薛映可是个厌恶烟花柳巷之地的正直少年人,上次陈工叫他的相好的,薛映可是差点把桌子掀了,衙内心中犯憷,面上还是一副天地我最大的样子,脑子则飞速转着想应对之词。

薛映眼不看他,余光看着韦衙内抓耳挠腮,强装镇定的样子,藏了九分笑意,还有一分实在掩不住,刚刚露出就赶紧蹙眉忍住。

韦衙内双袖一战,故作放松,双手一叉腰说道:“这可是整个长安最贵的教坊,全都是才色双绝的美人,平常人可是见都难见一面,本衙内今日就来带你见见世面,诶,可就只是开眼界,没有什么下流事。”

说完半走半拽拉着薛映抬脚进门了。

繁楼灯光影绰,轻纱曼曼,一派旖旎多情之态,堂内丝竹清音袅袅于耳,给如此暧昧之地还添加几分雅意。

衙内桌前坐定,从怀中掏出一大锭金子往桌上一拍,招呼领事的妈妈过来:“把你这容貌最娇艳昳丽的姑娘喊出来!”

薛映在旁边低头饮茶,看到衙内的的风流样,脸色一沉,茶杯往桌上一拍,嘴角紧抿,眉头蹙的更厉害了。

衙内赶紧说:“颜色是其次,知情识趣是首要,最好还会点才艺什么的,我们就来交流一下艺术。”

这管事的是一个三十五六的美妇人,沉静卓然,眼神一转,只是微微一笑心中了然,颔首退下。

看薛映也没有太过排斥,衙内又露出两个大酒窝,教诲道:“老薛呀,你看咱们七斋现在各个成双成对的,就剩咱们两个,你看,我这粉红蝴蝶赶都赶不走,我就担心你呀!你看你这也老大不小了,这伯父伯母也开始着急了,这也没看你跟女子有什么接触,你不会是不……”

薛映把刀往桌子上一拍,斜眼看韦原,衙内一抖默默收声,打个哈哈:“听歌,听歌。”

韦衙内往软塌上一歪,拍着大腿,欣赏小娘子弹琴奏乐,乐不思蜀。

薛映看着韦衙内如此姿态,只默默饮酒,不多一会,一坛酒就见底了。

裴景问:“王大哥,这次真的可以让薛映挑明心中所想吗?”

王宽:“薛映为人内向,寻常情况下是不大可能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我们得帮他一把。”元仲辛挑眉示意酒坛。

赵简抱剑嘀咕:“也不知道这样对他们是好事还是坏事。”

“窗户纸总是要捅破的。”王宽意有所指。

赵简和元仲辛耳根微红,默不作声。

小景低声道:“薛映看过来了。”

四个挤在门缝边上偷看,有悖礼法的叛逆学生一惊,缄然飘走。

薛映已经半醉半醒,双目模糊,晃晃脑袋,却越来越迷糊,站起身来没走几步,就看见衙内沉浸在歌舞美色的样子。

薛映脚下虚浮,跌坐到在软塌上。

衙内看向薛映:“老薛,老薛。”

薛映眼中有三四个衙内,都看着自己,薛映心中一时觉得委屈:“你就这么喜欢女人吗,就这么想把我推给别人吗?”说完就彻底倒了。

衙内回头看了一眼虚掩的门,也不笑,酒窝深深藏在叹息之后。摇头到桌前,拿起薛映的酒杯自斟自酌。



运气好都只是成功的推托,自己千万不能信,一旦信了,输的就是自己。


瞎写的

我似乎很爱在深夜看书。

夜已经太深了,房思琪也会这样想着。

老男人们似乎很会玩弄人心,他们清楚的知道该怎么去诱骗过于年少单纯不谙世事的女孩子们,他们狡猾到不会留下半个字符来作为证据,想反抗的灵魂也会被打成攀污者。他的嘴里会讲出无数动听深奥的道理,但脑中想的却只有性,可怜的女孩子总是会不自觉的美化现实,相信这场暴行中裹挟这不能明说的爱意。

房思琪没有过正常的恋爱经历,十三岁是在那本诺贝尔文学上,她的灵魂已经成为碎片碎片,她的思想也成为碎片,她真的是没有察觉到这场关系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吗,只是她已经落入深渊,她不愿意将这深渊看清,看清自己其实陷在难以爬出的泥淖之中。她只能去合理化这一切,希望能拼凑出一个美丽善意的世界。

家长在所有的事情中都是缺席的,就像文中讲的一样,他们已经旷课,但还以为没有开学。房思琪两次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,都是希望父母能留出一条路,只是两次的回答都让她心冷,这也是老师那似有似无的爱意成为她宽慰自己的唯一稻草。

房思琪对待这段畸恋(姑且称之为恋)是抱有希望的,但是老师硬塞的钱让她慢慢认清这一切,只是这与她希望的认知相悖,只能让她离崩溃更进一步。老师这昂贵的礼物估计也是留有余地,未来如果事情败露,他便可以想反咬饼干一样把所有责任都推卸的一干二净。

张太太是惯于粉饰太平的,张老师事情被揭发出来,她心中其实是明白事情的真相的,只是她能做些什么呢,放弃现在人人称道的好生活,去寻找美丽新世界?她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沉默,要求犯罪的人也沉默。这也许就是她要的。

饼干是不幸但勇敢的。

永远不要相信来残害自己会让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感到心痛。会相信这种事情的必然是善良的,他们竟然会认为自己的放纵堕落会影响到对方,殊不知,这只会让对方在就做上多了一个谈资。

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多么单薄扭曲,自己家就算穷死也不愿意嫁的家暴男,会被当成良缘讲给别人,知晓内情的平日看似和善可亲的都只会三缄其口。真的可笑。

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在论坛的回帖就可见一斑,如此恶意的揣度,甚至不需要证实事情的真实,大家就把受害者钉上淫荡的耻辱柱上了。

房思琪已经离开了,但可能还有更多的房思琪没有意识的自己也是房思琪呢?


无处可逃(8)

真的超级喜欢罗飞和老关两个,特别巧,两个人都喜欢戴黑围巾,所以忍不住动笔来了一个联动。

文笔不好,逻辑有误的地方请谅解,我会努力改正哒。

有私设,人物ooc都怪我,但是不要骂我哦。

双关好兄弟,小关和亚楠甜蜜蜜

darker是一个团伙,薛天负责“后勤”,薛天入狱后转专案组顾问

好久没更了,最近期盼已久的暗黑者三播出了,通知又变多啦,爬起来更新一下。

Chapter 8

次日,关宏峰到达庄墓支队的时候,周巡已经向罗飞他们把情况了解的一清二楚了。

“这次事情确实蹊跷,我们反复排查过被害者的家庭背景和人际关系,这个人对待下属有些不苟言笑,但做人做事没有大的纰漏,更没有致死的罪。”

“啊,按照darker的逻辑,他不会滥杀无辜啊。”

“还是说darker这次杀错人了?”

罗飞在一旁安静倾听,此时缓缓开口问道:“关老师和周队有何高见?”

薛天挑了挑眉,看着罗飞。

“抓到凶手不就知道他为什么杀人了么,现在还调查王书记有没有失职犯错,就算有,也轮不到一个杀手来审判处决。”周巡听着他们言语一直怀疑王书记,心中不忿。

“周巡,darker以往的作为让罗教授他们对王书记有所怀疑也是正常的。”关宏峰安抚了一下周巡,对罗飞讲道:“只是凭我们的他的了解,王书记确实清正廉洁刚正不阿。而且这次darker的杀人手法也与以往大不相同。梁医生也说了,死者死于注射的河豚素,这种死法快速,痛苦较小。假如darker想惩罚死者,绝对不会选择这种方式。案发现场及周围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吗?”

“没有,只有一段酒店的监控视频,但是我们看过一遍后也被darker远程删除了。”穆剑云摇摇头。

“为什么?darker如此谨慎,没有留下一点线索,那为什么会有这段监控录像?他难道没有能力提前去控制酒店的录像设备吗?”关宏峰问道。

“确实,所以关队长,我们怀疑这是darker故意的,他怕这一张没有罪名的通知单会让警方怀疑错嫌疑人,故意将自己身份挑明。”

“就是darker没跑了,这darker到底怎么抓是个问题。这是不是就得看薛顾问能帮多大忙了?”周巡靠着椅子一晃一晃的,他是不怎么相信这个darker集团脱离出来的人。

“等,darker这次的出手不会就这么停止的,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头。”

“哦?你就这么笃定?”

“嗯,darker内部出现了问题,在我脱离之前,有一些身份特殊的人联系了我们,似乎与警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”薛天气定神闲的说。“啧,别这么看着我,那时候文成宇他们已经怀疑我了,我就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事情,往后怎么样我也不清楚了。”

罗飞飞了薛天一眼,吞了一大口酸奶。

薛天也自知理亏,凑到罗飞耳边说:“别生气,等下去超市,买酸奶,我付账。”

专案组其他人都司空见惯了,周巡看着他俩,眼中一亮,眼色不自觉就往他家老关身上瞟。

关宏峰无心去管他们,从他听到薛天的话后就浑身发冷,寒气充斥五脏六腑。

关宏峰知道他们会有卷土重来的一天,但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,而且对方又拉上了这样一个强劲的同盟。

关宏峰表现的太不正常了,虽然平时他也是不苟言笑,但此刻眼色却流露出黯淡绝望之意。

对关宏峰知之甚少的罗飞一行人看出来了,投来疑惑的目光。

时刻关注关宏峰的周巡赶紧端来一杯热水塞关宏峰手里:“别瞎猜测。薛顾问,这种事无凭无证的怎么能张嘴就说,而且早不说晚不说,偏偏现在说?”

关宏峰紧紧抓着杯子,全身的气力都对着杯子,双手泛白,他眼前氤氲着水汽,他把水一饮而尽,透过玻璃,看着神态各异的众人,咬牙压下了心底不知觉泛上的恐惧。

“我当然没有证据啦,我就是提供一个思路,这还要进一步的调查。”薛天挑了下眉,毫不在意周巡话里带刺。

穆剑云沉思半晌,还是开口:“关队长,恕我冒昧,半年前,津港揪出的那个贩毒集团似乎就有警局的人掺和进来了,而且听说,官位不小。当时关队长还因为这事蒙受了不白之冤,就我们了解,王书记也是那次才得以高升吧?”

周巡冷冷看向穆剑云,那双多情的桃花眼此刻散发寒意,穆剑云不甘示弱,双手抱在胸前,眼色半点都没有躲避。

周巡扯起嘴角,哈哈一笑,不正经道:“这我哪知道啊,当时我想想,我正忙着去喝我朋友喜酒嘞,没心思管这其他支队人员调动的事。”

周巡语气转冷:“至于老关,你都说是不白之冤,还有什么好提的?”

“周巡。”

“怎么了,老关?”周巡瞬间从闪着獠牙的野狼变回了大金毛,转变之快让专案组的不禁惊讶无语。

“活人真的很善变。”梁音摇摇头,听不下去他们这夹枪带棒的话,跑去找她的小骷髅玩去了。

罗飞示意了下组员,大家就各忙各的去了,转眼人就散完了。

一大个会议桌边就剩下四个人。

“关队,说说情况吧。”

“之前,警队被贩毒团伙渗透,级别甚至远远高于周巡,警队布局计划都被透露,几个为我们提供情报的线人也被灭口,甚至有波及到家人的。”关宏峰缓缓开口。“2.13灭门惨案就是他们做的,我因为参与过五年前的一次缉毒行动,就被记上了名。半年前,渗透势力被查出,影响极度恶劣,警方整体整顿清扫,所有的领导都接受了调查与谈话,其中调任免职的太多太多了,也只有档案确切清白的还能留下,王书记当时立功无数,一路上来又公正不阿,会针对他只能说明……”

“只能说明他立的功太多,知道得也太多了。而且说明渗透势力远远超乎你们的想象,他们走的更高,拥有的权利也更大。”

关宏峰听到罗飞的话,没有应和,自顾自的继续说:“如果说薛顾问刚刚的话是真的,贩毒团伙已经寻求到darker的合作,那我们接下来的工作难度将大大增加。”

“是啊,接下来就希望咱们能合作愉快了,我回去会叫人把之前案子的案卷整理一下送到这里。老关,走吧。”

穆剑云等两人带上门后转身问罗飞:“你怎么看?”

“等案卷送来再说。让曾日华去查查这两位队长。”


有的人以为他只是适应不了大城市的生活,但其实哪里的生活他都无法适应。


就是因为坦荡荡,才会让人意难平


钉与孔(续)

忽而今夏

冯萧X章远

冯萧视角

黑化?预警

人物极度ooc

文笔废

第一次写船戏,写的不好,请原谅啦

前文见http://17775273682.lofter.com/post/1dd3c312_12bc20ef3

全文走链接

https://shimo.im/docs/Dg8GKVHABNE7IgiE

钉与孔

忽而今夏

冯萧X章远

冯萧视角

黑化?预警

人物极度ooc

有一点点船戏

 

 

1

说实话,何洛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,开朗、大方、可爱。

就是有点矮。

当然,我身边温柔大方的女孩子也不少,但是可能跟何洛的相遇太过戏剧,成为朋友好像也是理所当然。

2

只要见到何洛,章远的消息就不曾远过。

我从何洛的口中了解他。

章远会和她在分享一个香芋派。

章远会笑着叫她小傻瓜。

章远会看着她笑出来。

章远会每天给她打电话,充值卡攒了满满一盒子。

章远会……

何洛每次都会口中埋怨章远,可是她眼神中的甜蜜和思念都无法抑制,满到溢的到处都是,也溢到我心里了。

我嫉妒着章远。

虽然我还没有见过他。

我对章远的好奇日益增加。

5

章远要来看何洛了。

何洛快兴奋疯了。

我其实心中也暗暗期待。

我想看看让何洛挂在嘴上,记在心里的章远究竟有多好。

7

章远不来了。

我甚至比何洛还失落了,可能是因为看不到情敌了吧。

8

我见到章远了。

那天阳光太好,他干干净净站在那里,转身,看着何洛微笑。

他就这样撞到我眼里,也撞到我心里。

我开始嫉妒何洛,这个得到章远所有爱意和微笑的女孩。

9

我送章远到宿舍。

他接下来几天都会睡在这。

我的宿舍。

我的床铺。

10

才一天。

我就快抑制不住想要再看到他的心情。

11

我确实这么做了。

章远和我现在正坐在校外的小饭店,两个人互碰酒杯。

章远竟然提到那本漫画了。

我之前只是觉得我和何洛有缘分,现在我觉得和章远缘分也不浅。

12

章远问我是不是喜欢何洛。

我义正言辞的否认了。

这是真心话,我现在喜欢的是你。

13

章远要走了,又是十几个小时的站票。

我向来是不喜欢借家庭势力来办事的,可惜我要破例了。

我舍不得他站回去。

14

我又要破例了。

两天后,章远所有的资料都摆在我的桌子上了。

我想了解他。

从头到尾的那种。

15

章远是一个过于孤独的人。

他的父母不曾关心体贴过他,他的成熟来的太早。

他的胃也早早的就在饥一顿饱一顿中不再健康。

他知道自己的家庭处境,不敢让已经有新家庭的父母分出目光来关注他,因为知道请求换来的也只是敷衍和勉强。

他也太清楚自己的处境,他在学校有无数的辉煌,但是他没有家。

所以章远一直得过且过,不去过分努力,浑浑荡荡,随波逐流。

直到何洛出现。

16

我不相信他们会一直走下去。

尽管他们看起来那么甜蜜美好。

何洛太依赖章远了,章远也太年轻,太气盛。

只是我需要去推他们一把。

17

我经常和何洛偶遇,我贪婪的探知一切有关章远的消息。

章远的意气风发,章远的颓然失意,他的所有,我最终都会拥有。

18

章远和何洛爆发了他们有史以来最剧烈的争吵。

章远希望自己走的再快一点,可他忘记了,走的越快,就越不稳。

19

既然他那么想留在北京,我就帮他一把。

面对这么大的诱惑,章远,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爱何洛。

20

他果然没有忍住。

我把前面的购房协议揉成一团,狠狠丢到垃圾桶里。

河洛嘉苑,河洛嘉苑,我倒要看看你们的爱情佳话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?

21

呵,没关系,马上,下一次的考验很快就会到来的。

22

章远跌了一个大跟头。

其实我没做什么,只是不经意间提点了下邱总。

本来这事不是那么好办到的,只是我没想到章远的身边有着这么没脑子的人。

章远真是时运不遂。

23

章远现在跟我第一次看到的他已经是天差地别了。

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,他带着初秋最清爽的风,无数的阳光都在他的身后,他缓缓转身,脸上扬起一个微笑,他的眼眸颜色淡淡的,慢慢散发出欣喜快乐来,一瞬间,整个世界都被他的笑笼罩。

现在,他穿上西装比起当年更加成熟稳重,只是脸上满是疲惫和倦怠,青色的胡渣也布满下巴。

我摩挲着照片里章远的脸,欲望已经翻滚难灭。

有什么事是看曾经那么骄傲自信的人从神坛跌下要来的畅快的呢?

可是还不够,我期待这他在床上流露出更加脆弱的神情,在我的掌控下,所有的一切因我而动。

24

章远终究是章远,他无论怎样都会爬起来的。

他斡旋在那些他曾经不屑一顾的酒局里,他学会了低头,学会了弯腰。

再等等,再等等,等他的傲骨和意气再被磨损一点,我终将会去收割一切的胜利果实。

25

章远在一次饭局中遇到对头了。

他咬着牙灌下了两瓶高浓度的白酒,吐了一地的血,再次进医院。

26

其实朱总不来不应该出现在那场饭局中。

27

我有点后悔。

28

我带着木瓜鲩鱼尾汤去医院。

取代一个钉洞最好的办法就是填一颗更大的钉子。

如果他不愿意,那就只能被迫被钉入一颗钉子。

我会给他选择的机会的。

29

我日日跑到医院看章远,带上我亲手做的木瓜鲩鱼尾汤。

他似乎也开始松动了。

他再一次会坏笑,会恶作剧,会小猫洗脸。

我以为事情都会这样下去的,我还有些惋惜,毕竟……

30

何洛回来了。

31

爱情美梦该醒了。

32

走链接https://shimo.im/docs/sFUpYVG6094V0iyj/ 

33

在这里,我干了一切自己想干的事情。

34

第四天,章远跑了。

我凝视着已经冰冷的另一半床铺,冷冷笑出来。 

你逃不掉的。

你以为孤独是自省
你只是被世界抛弃了而已